30岁的德罗赞:30个你不得不认可的优点!

30岁的德罗赞:30个你不得不认可的优点!

关于德罗赞的故事、球风,甚至是他不可否认的缺陷,我们都已经推过很多篇文章了。今天,我不想以一个伪专业写手的姿态对他在场上的表现评头论足,也不想以心理学者的口吻貌似深入地剖析他的过去与内心,以探讨他的能力、他的上限、以及他的30岁和以后。

今天,以一个马刺球迷的身份,阿赞球迷的身份,说说30个365天背后,30个德罗赞的的优点。

其实站在NBA这个舞台上的人,都在最初就满怀着自己的“异想天开”与“白日做梦”。德罗赞也有自己的偏执与幻想,甚至他很早就确立了自己为此坚强的航标:科比。

乔丹曾是多少优秀球员最初的启蒙者,科比又是多早就打开了如德罗赞这样的少年的心房。在我看来,站在“梦想”处的这个人很伟大,但这个“追梦者”同样伟大。

很早很早之前就有了追逐的理由,并且从未改变。哪怕与他的距离很远,也在尽量缩短——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他肩上承担着很多很多的责任。在猛龙也好,在马刺也好,在场外的家庭也好,他的责任总是最重最苦并超乎我们想象的。

很多人喜欢自欺欺人,推卸其责。但德罗赞并不,哪怕他很苦。他的担当,总是在他比赛的得分里、腼腆的笑容里、甚至是球迷们的日常开会里。

这里指的是运动能力。“运动能力出色”,是关于德罗赞的评价都会出现的一句话,也是我们在看他打球时最直观的感受。

不是身高,不是能力,这份天资,指的是上帝赐予德罗赞的对于篮球超乎寻常的热爱,是从小就经历了人生各种戏谑后依然打到今天的“所幸”。

德罗赞善于持球进攻,也有着杰出的消化球权的能力。当然也不用多说,他的持球进攻能力就是他的立身之本。他的中投进攻和突破脚步在当今联盟都是一流的。

本赛季在马刺“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德罗赞稍微改变了自己的打法。他的“后卫作用”被显现了出来。一流的传球水平,常规赛场均6.2次、季后赛场均4.6次助攻,让他担当起了组织者的角色。

我们很难再找到另一个打法像他这样传统、这样古典的球员了。当然,准确地来讲,不能说他就是乔科后仅存的古典分卫(捧杀)。但这样在中距离变幻技巧、翻云覆雨的打法,的确就是德罗赞独一无二的风格,是非常拼技术拼能力的打法。

就算把德罗赞当成一个传统打法与魔球打法的过渡者,那份时代的烙印在比赛中依然让人酣畅淋漓。

直切身体的碰撞,脚步的游弋,飘逸的打法,科比式的背打和后仰——这的确会让看德罗赞打球的我们惊呼:嗯,这投篮有、感觉。

前文也提到,像德罗赞这样还在以吃力不讨好的中投为得分手段的人,拼的就是最过硬的基本功和最扎实的技巧。德罗赞没有三分,无法追求效率,他只能靠着自己丰富多样的中距离技术和每日勤奋扎实的训练杀出一条血路。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曾讲过:“就相同得分能力的球员而言,德罗赞做任何动作的速度都要慢半拍,但总是能将球打进。”

现在就是一个嚷嚷着“提速、提速”的时代,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把握着自己的韵律,完成一次次令人惊叹的犀利突破和无解投篮。

威少的忠诚,在一个夏天的闹剧下便烟消云散。德罗赞的忠诚,换来的只是变成重磅交易的筹码。

和很多性格鲜明如火的球星比较,阿赞给人一种温和如水的气质——嗯,和某马刺助教还挺像的。他腼腆、沉静、低调,连庆祝动作也从不夸张。温和地像是邻家大男孩,而不像在赛场上肉搏厮杀。

德罗赞打球很无私,也不粘球。并且他愿意为了适应球队打法放弃自身——来到马刺场均得分下降,但助攻篮板抢断均有上升便是一个典型例子。

早在猛龙,德罗赞就已经把这个词诠释得很好了。他明明有去大城市的能力,却依然选择球星不愿光临的异国他乡的多伦多,并明确表示自己愿意永远留在那里。

众所周知,德罗赞父亲罹患肾病,母亲有红斑狼疮。德罗赞总是要在家庭与工作之间来回奔波不得喘息,而他之前还在加拿大。

众所周知,德罗赞不是一名高傲的球员。甚至,他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过于低的位置。

我们常常说德罗赞很有悲剧色彩,他在很多时候的表现似乎也很悲观。但我觉得他是名乐观的球员——拜托,他可有抑郁症。

抑郁症患者感受到的痛苦超乎我们常人,感受到的欢乐却微乎其微。倘若阿赞不是乐观面对生活,尽量把那些“微乎其微”日积月累,又如何达到现在的高度?甚至说,倘若阿赞不是乐观积极的态度,早在幼年那种种逆境中他就会选择放弃了。

那些萦绕着很多人的问题他都没有——嫩模、夜店、酒精、毒品……生活宛如白纸一般。

我们总说阿赞不容易。光是舆论与质疑,都可以成为拖垮他的助推器。而他本身就是一个敏感的男人。

就像在猛龙与勇士交战正酣的时候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认为没有我之前打下的基础,这一切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要支持他们。”掩盖多少愤懑与难过,依然展露平静与坦然。

我可以想象,他无数次在脑海里回放着投失关键球的那一瞬间,想到猛龙夺冠那一刻没有他的怅然。只是,他把这些都吞咽了下去。

看得见他出现在加拿大狼疮认知宣传月里,看得见他在曼巴学院里与孩子们嬉笑打闹,在需要他、甚至不那么需要他的地方,他都在那里。

可以说,之前讲过的阿赞的很多优点,都是为了这一个词:team。为了一支队伍他奉献、他牺牲,为了这支队伍更好他刻苦训练、改变打法。他无数次拜倒在骑士的铁甲下依然想为多伦多夺取总冠军,他只来到圣安东尼奥一年就已经彻底融入其中。

众所周知阿赞不是超级巨星,但是命运安排他在两支球队里都不得不充当领袖这个角色。

我们无法拿他的带队能力与勒布朗、库里这些球员比较,我们不能说他是个杰出卓越的领袖,但是他——

这个男人,没有三分,没有关键球能力,风格逆于潮流,没有总冠军。冠军蜜不会粉他,超巨蜜也不会粉他。但他依然有追随他的一批赞蜜。

因为他所做的、因为他所想的、因为他所承担的、因为他说经历的、因为他所赢得的。

我早在之前的文章就提到过,德罗赞就像是西西弗斯——能力与心态,天赋与潮流像滚滚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但是他依然推着它们,艰难前行,哪怕知道它还会落下。

出生于暴力与犯罪笼罩的地方,舅舅被枪杀,父母身体不好,钦定的母队背叛自己——他难抵命运的无常,却依然挣脱着黑暗的桎梏。

加缪把西西弗斯视为反抗的英雄——命运的巨石落到肩上时,人有了可以抵御一切的尊严。这是抛弃自我指涉式的英雄气质,与失落和希望之间触及生活的本质。

所以他坚韧不拔——哪怕他清楚肆虐的诡谲命运总会突然降临,他也日复一日向前推着压迫的命运。

德罗赞亦然。经历风雨、承受压力、熬过病痛,上限被无数人讲解,缺点被无数人诟病,失误被无数人吐槽……

德罗赞所做的,就像小时候在暴力与犯罪充斥着的康普顿所做的那样——打篮球,就打篮球而已。

像一切都回归于原点,阿赞,在NBA这种神仙打架的舞台上,他没有杜兰特那么爆炸的天赋,也没有麦考那样神乎的运气,他没有震铄古今的瞬间与数据,也没有想要纵横阖捭的野心。他有着被无限放大的致命弱点,经历过无数琐碎悲郁的挫折,但是他时常创造出惊喜,制造出欢乐。

单枪匹马在生活中艰难挣扎的样子,就是每个普通人的模样——或许我们总在某些领域里略有所长,但是在那么多天赋与能力并存的佼佼者面前,始终无法达到顶尖的水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