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比零黄牌“1分的胜利” 埃弗顿支持红军拿欧冠?

英国当地时间周六早场,第231次默西塞德郡德比在古迪逊公园球场展开,两队各打半场好球,最终埃弗顿在主场被利物浦0比0逼平。对克洛普的球队而言,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1分”的胜利,因为他们以最小的代价换取了相对客观的回报。

尽管联赛排名很重要,德比战绩也很重要,但由于夹在两场欧冠之间,外加比赛时间尴尬(本轮最早场)——渣叔之前就怒喷过欧冠抽签后英超的赛程安排——利物浦还是要顾及更重要的欧冠,做出本赛季最大力度的轮换:克莱因、克拉万、英斯和索兰克等“饮水机管理员”都悉数登场,替补席的平均年龄也创了新低。

从拿到首发名单的那一刻,相信很多人都会怀疑:红军临阵磨枪的两翼,克莱因和克拉万,一位久伤回归,一位中卫代打,可以顶得住博拉西和小老虎的冲击吗?值得一提的是,和本赛季前两场德比相比,埃弗顿阵容更为齐整,尤其是左右闸主力贝恩斯和科尔曼的回归,使得太妃糖在攻防上提升了一个档次。

不过克洛普用瓜迪奥拉的药方,捏了一颗定心丸。中卫出身的克拉万,以及有左边卫经验的米尔纳(下图),使得克洛普的球队得以在三后卫和四后卫之间灵活转换,这和周中的欧冠比赛中曼城的阵型(拉波尔特和萨内是关键)很相似,不得不说渣叔偷师很在行。

既然在这样的阵型下,瓜迪奥拉的球队已经打得那么不伦不类了,那么为何战术度显然更不及曼城的利物浦还要冒这样的风险试阵呢?其实这不是试阵,而应该理解为克洛普从预先对阿勒代斯想法的揣摩出发进行的回应。

克式红军的高压反击为全世界熟知,也自然为大山姆忌惮,埃弗顿此役的做法就是放弃控球,哪怕面对的仅是红军二队。阿勒代斯清楚,习惯压迫的红军,对控球打阵地战很不在行,尤其是对铁桶阵,仿佛球会烫脚一样,踢得很不舒服。但克洛普的3.5后卫变阵加上古迪逊公园球场的场地加成,最大限度地拉开了宽度,让禁区内埋伏的大杀器索兰克(前15分钟两次必进球机会)及其身后游弋的英斯进攻力不逊于萨菲马三叉戟。

虽然默西塞德郡德比素来有英格兰最火爆的德比之一的威名,过去26年间也出产过21场红牌,况且英足总煞有介事地安排本赛季出示红牌最多(5张)的奥利弗任当值主裁,但这场原本该刺刀见红的大战却直到第59分钟(英斯和科尔曼口角,见下图)才出现一点点火星。场均掏0.2张红牌、3.6张黄牌的奥利弗,全场比赛竟然没掏1张黄牌,足见双方踢得多么友好。

不过这种友好和谐的氛围也并非好事,因为对于红军而言,从结局和过程上看,这都是一场代价最小收益最高的比赛:主力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休息,角色球员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如果能大胆些,阿勒代斯的球队完全有可能在上半场就锁定胜局,因此能从客场如此高性价比地抢到1分,是克洛普可以接受的。

值得一提的是,周中欧冠替补登场的韦纳尔迪姆,几乎可以确定将在次回合的伊蒂哈德球场首发。因为细心的观众或许会注意到,此役克洛普特地让荷兰中场尝试拖后中场角色,往日担任该角色的亨德森和米尔纳分居左右,这是比较罕见的。而且埃姆雷詹、拉拉纳还在伤兵营,亨德森累计黄牌停赛,韦纳尔迪姆临时加练拖后中场代班很有必要。事实上他也很好完成了工作,全场最高的传球成功率(97%)和最多的成功过人(3次),颇有登贝莱的影子。

全场主队唯一中靶的打门来自上半场的博拉西,可惜民主刚果前锋的射门被神勇的卡里乌斯拒之门外。赛后接受天空体育采访时,德国门将也说道:“我很高兴的是,我的指尖碰到了球,能完成这样的扑救感觉很棒,但最重要的还是能保住零封。后卫四人组是全新的,所以我们很高兴(没失球),我感觉没受到太大的考验。”

“我觉得我们在上半场做得很好,在终场前有点走神。但这很正常,我们完成的是一场双方很接近的比赛,我认为这个结果很公平。”对于场外的流言蜚语,卡里乌斯表示自己置若罔闻,“如果我听信我看见的那些话,那我们俱乐部下赛季会有10个门将,我根本不会理会场外的言论。”

如卡里乌斯所言,比赛最后15分钟,埃弗顿一度将比赛带入高潮,几次极具威胁的攻门险些攻破他把守的大门。不过阿勒代斯在被问到是否会为球队错失的两次机会感到痛苦时,他坦言卡尔维特勒温的射门是“全场最好的机会”。至于为何在第57分钟就早早换下鲁尼,大山姆回答道:“尽管他现在和过去一样很棒,但我们需要更多的跑动,没有谁大牌到不能被换下,这是我做的决定。”

卡里乌斯/克莱因、洛夫伦、范戴克、克拉万/韦纳尔迪姆、亨德森、米尔纳(68’张伯伦)/英斯(89’亚历山大-阿诺德)、索兰克、马内(74’菲尔米诺)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