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离世被苦难缠身的德罗赞值得这世上的一切美好

父亲离世被苦难缠身的德罗赞值得这世上的一切美好

不久前,德罗赞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自己父亲不幸去世的消息。德罗赞深情悼念自己的父亲:“言语无法表达你对我的意义,从未缺席过一场比赛、一次训练和一个机会给我展示了你是一位多么伟大的父亲。

你推动了我的一生,让我能去承受那些最艰难的时刻。过去3年里,我看到你展示出了一位父亲战斗到底的坚强品质,多希望我还能最后一次对你说声谢谢。安息吧!爱你爸爸…”

德罗赞的父亲弗兰克与肾脏疾病斗争了三年,最终还是离开了。2018年,德罗赞还在猛龙的时候,就不断在加拿大和美国之间来回奔波看望父亲,

这两年,德罗赞往往打完一场比赛就要登上回洛杉矶的飞机,看望父亲之后匆匆再次登上飞机返回球队,然后在几个小时之后打比赛。

今年的1月11日,德罗赞缺席了马刺和森林狼的比赛回到洛杉矶,现在看来那时候的德罗赞的父亲情况并不好。从照片来看,德罗赞父亲这几年饱受病痛折磨,瘦了一大圈。

最近马刺多人确诊新冠,球队在夏洛特隔离,让我心心念念的是,不知道德罗赞是否赶了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

在德罗赞的成长过程里,父亲弗兰克是他走上篮球之路的领路人。德罗赞出生于康普顿,一个以说唱和黑帮闻名加州的地方。

帮派斗争是德罗赞成长过程中见到最多的事情,他的叔叔在德罗赞五岁时被射杀,身边亲近的人一个个都离德罗赞而去。

德罗赞的父亲弗兰克为了让小德罗赞忘记亲人逝去的痛苦,把他带到附近的篮球场打球。德罗赞很快就展现了自己在篮球上的天赋,这个球场打完没有对手就换下一个球场。

他经常和父亲单挑,但想赢父亲没有那么简单。弗兰克原本是打橄榄球的,身高1米93,身体壮实,年幼的德罗赞面对父亲毫无办法。

弗兰克从不会在球场上对儿子放水,因为他想告诉德罗赞,篮球是一项强者至上的运动,想要赢球必须比对手更加强硬。

然而正当德罗赞球技不断增长的时候,他的父亲却倒下了。弗兰克被诊断出患上中风,不久之后他的母亲红斑狼疮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这犹如两座大山压在了还年幼的德罗赞身上。

在选择大学时,德罗赞选择了离家更近的南加州大学,在选秀时,德罗赞无比希望自己被湖人选中,这样他就不必背井离乡。然而命运再次嘲弄了他,猛龙第九顺位选中德罗赞,那是一个远在加拿大的寒冷之地。

但来到猛龙之后,德罗赞没有丝毫怨言,他很快承担起了波什离去之后球队领袖的责任,他说他想一辈子都在猛龙打球。

2016年,德罗赞合同年,他本可以回到更熟悉的加州。然而德罗赞没有过多考虑,直接和猛龙签下了五年长约,留守北境。

两年之后,德罗赞父亲病重,女友离他而去,德罗赞无法承受这一切患上了抑郁症。很少有人能对抑郁症患者感同身受,他们感受到的痛苦超乎常人,感受到的欢乐却微乎其微。

那年季后赛,德罗赞的父亲在医院的病床上还录视频为猛龙加油打气,然而他们还是被骑士在半决赛横扫,这成为了猛龙放弃德罗赞的最后一根稻草。

几个月后,德罗赞成为了交易伦纳德的筹码来到马刺。坏消息是,他被自己的主队背叛抛弃;好消息是,圣安东尼奥离洛杉矶没有那么远。

在马刺的这三个赛季,德罗赞任劳任怨,不断进步,不断为球队做着牺牲,他甚至开始打大前锋。

我们都知道他不是超级巨星,这赛季开始前还被ESPN排在了百名之外,但或许是命运使然,德罗赞在两支球队都不得不承担起领袖的重任。

他做得或许还不到最好,但他已然竭尽全力。竭尽全力便可无愧于心,希望德罗赞能够明白这一点,无论是在生活里还是球场上。

他是个好人,很好很好的人,却一直都没什么好命。生活的苦难折磨了他太久,愿从此之后这世上的美好都能在德罗赞身上发生,他值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