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与历史|刺客眼里的文艺复兴时代

游戏与历史|刺客眼里的文艺复兴时代

一袭白袍披风,袖箭藏身,信仰之跃,大隐隐于市,于千军万马之中一击必杀而又瞬息消弭于无形,这就是刺客信条(Assassin Creed)。

多年后,艾吉奥 · 奥迪托雷回想起他那波澜起伏的一生,从潇洒纨绔的富家公子成长为能谋善武的刺客大师,从快意恩仇到领悟人生真谛,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传奇而又目眩神迷。

他的足迹遍布地中海沿岸,沐浴过佛罗伦萨假面舞会灿烂的烟火,翻过夜色中少女开满鲜花的窗台,纵马驰骋过托斯卡纳的乡间;也曾雀跃在威尼斯精致的小艇之间,穿梭于弯弯曲曲的河道之上;也曾站在圣天使堡顶端看着罗马城中庄严的琉璃瓦,漫步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浅滩欣赏伊斯坦布尔日落的夕阳。

《刺客信条2》《刺客信条:兄弟会》《刺客信条:启示录》三部曲,来自法国育碧公司蒙特利尔工作室的系列动作冒险游戏,以一个传奇刺客的成长经历为视角,将欧洲中世纪进行了多方位地呈现,绽放在那浪漫而又缤纷的文艺复兴时代。

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新兴的科技,文化,艺术喷涌而出,社会空前繁荣,形成了中古世纪与近现代的转折点。刺客信条游戏艾吉奥三部曲以史诗级的篇章还原了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风貌。从佛罗伦萨到威尼斯,从罗马到君士坦丁堡,系列游戏在改编历史背景的同时,不仅歌颂了刺客追求自由的精神,也透出其独有的艺术魅力。

游戏取材于15世纪的意大利和土耳其,涵盖了弗罗伦萨、威尼斯、罗马和伊斯坦布尔这几个在文艺复兴时期富有浓墨重彩的著名城市,内容极其丰富,在游戏中出现的重要事件和人物、地图中的城邦建筑、角色身着的华丽服饰和武器都具有可考据的历史原型,更凸显出历史的厚重之感。

刺客信条艾吉奥三部曲的背景设定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罗马,以及当时奥斯曼帝国(今称土耳其)的都城君士坦丁堡(今称伊斯坦布尔),故事大概发生在公元1476-1514年间,这段时期正是文艺复兴高潮阶段。

游戏主角艾吉奥在为父亲复仇的途中,保护过佛罗伦萨公爵洛伦佐·美第奇,使其免遭敌对势力帕奇家族的暗杀,并最终追踪到幕后的邪恶主使者教皇罗德里戈·波吉亚(亚历山大六世)。历史上的美第奇家族是意大利赫赫有名的贵族,统治了佛罗伦萨两百多年,洛伦佐·美第奇(1449-1492)正是当时城邦国的总督。洛伦佐被誉为文艺复兴王子,虽然他作为佛罗伦萨的执掌者,在商业事务上几乎毫无建树,但却是最大的艺术倡导者,极富个人魅力,赞助过欧洲很多杰出的艺术家,其中最著名的有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艺术大师们为佛罗伦萨城创造了一系列艺术杰作,涉及到书画、首饰、雕塑、乐器和服饰等,不一而足,也让佛罗伦萨一跃成为15世纪欧洲文艺复兴的核心之都。遗憾的是,随着洛伦佐的逝世,佛罗伦萨在继任者手中逐渐衰落,走过了美第奇家族的黄金时代,文艺复兴的中心从此转移到罗马,并持续了一个多世纪。

中世纪的意大利一直处在教廷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双重管辖之下,并且教皇和国王之间纷争不断,弗罗伦萨当政者一直在这两股势力之间挣扎摇摆,所以美第奇家族在历史上屡次遭到敌对势力的暗杀、排挤以及阴谋告密。游戏中策划针对美第奇家族暗杀行动的主使者,被设定为教皇罗德里戈·波吉亚(1431-1503),历史上的波吉亚教皇事实上的确是如此的声名狼藉,他在位期间,谋杀,贪婪,滥用裙带关系,搜刮不义之财,无所不用其极。当然,他的后代西泽尔·波吉亚不出意外地继承了他的衣钵,邪恶的能力的丝毫不亚于他的父亲。在《刺客信条:兄弟会》中,西泽尔和他的妹妹就是最大的反派联盟,野心勃勃,不过最终还是被主角艾吉奥消灭。

《刺客信条2》和《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出现过过多位女角色,其中,卡特琳娜斯佛札,作为主角艾吉奥政治上的盟友,给游戏带来了别样的风情。历史上的卡特琳娜斯佛札(1463-1509)出生于米兰,是米兰公爵的私生女,后来被分封为弗利城的女领主。卡特琳娜既崇文又尚武,喜欢研读历史古籍,精通狩猎,是一位个性很独立甚至有些风骚泼辣的女强人。 由于弗利城位于佛罗伦萨和威尼斯这两个公国之间,在政治上,她经常主动与邻国交好,积极用自己以及子女与外界进行政治联姻,对城里则施行赋税减免,军民训练有素。在她的治理下,弗利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个有着秩序与和平的国度,然而,她的晚年却比较凄惨,由于卷入多国战争,城池被攻破后囚禁在罗马,郁郁而终。

既然谈到文艺复兴,游戏中自然少不了艺术大师的登场,那便是大名鼎鼎的莱昂纳多·达芬奇(1452-1519),意大利著名的画家、科学家,与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并称为欧洲“文艺三杰”。后人普遍认为达芬奇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也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全才,他最大的成就是绘画,代表作《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体现了他精湛的艺术造诣。同时,据史料记载,达芬奇还是一名出色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会设计精巧而超前于时代的机关器械。《刺客信条2》和《刺客信条:兄弟会》中均有达芬奇这个角色的参与,在游戏中的设定是科学怪人和艺术大师,他是艾吉奥家族的朋友,为艾吉奥改良和创造了很多新式武器。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在游戏里达芬奇为艾吉奥制造了可以载人飞行的滑翔机,和可以骑在马背上连射的机关弩,有着“豪华”武器的加持,主角艾吉奥才得以在威尼斯城逃脱敌人的追捕,并致以最迅捷的还击。

游戏中艾吉奥的刺客导师,马基雅维利,是一个长者角色,在艾吉奥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人生先导作用,同样,他也是一个历史名人。尼可罗·马基雅维利(1469-1527)是意大利的政治哲学家,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中的重要人物,是中世纪晚期意大利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表,主张结束意大利在政治上的分裂状态,建立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 他曾经担任弗罗伦萨执政委员会委员,负责城邦国外交任务,在这期间与美第奇家族建立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晚年的马基雅维利因为卷入弗罗伦萨的政变行动而遭受逮捕,获释后归隐田园,专心创作,著作有表达现实主义政治理论的《君主论》和表达共和主义的《论李维》以及《论战争艺术》等军事评论。

刺客信条系列游戏构造了壮观的历史场景,在美术建模上力求精细,逼线世纪出意大利和土耳其的地标性建筑,运用庞大的建筑群,完美地重现了历史名城宏伟壮丽的古代场景,让人身临其境,流连忘返。光影交错,恍惚中虚实难辨。

弗罗伦萨在意大利语中意为花之都,中文名翡冷翠。圣母百花大教堂始建于1469年,位于弗洛伦萨城中心,是世界五大教堂之一。

威尼斯的小艇,梦幻般的水上之城,这一切那么的令人迷醉。里亚托桥始建于1180年,中世纪时经过了修缮,两侧连接了繁华的购物中心和车站,是威尼斯的交通枢纽。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就是以此地为背景。

条条大路通罗马,人人都知斗兽场的大名。罗马斗兽场又名罗马竞技场,建于72-80年间,是古罗马文明的象征,呈环形,四周有供贵族休憩观赏的座位和包厢,曾经也作为大剧院使用。斗兽场的遗址在罗马市中心,基本保存完好,经受了两千年的洗礼,依然那么雄伟恢弘。

托普卡帕故宫是位于土耳其君士坦丁堡(今称伊斯坦布尔)的一座皇宫,建于1459年。托普卡帕故宫是昔日举行国家仪式及皇室娱乐的场所,历经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在1924年被政府改造为博物馆,主要珍藏土耳其古代的文物,已经向公众开放游览。

游戏中的大街小巷充分地刻画了当时欧洲历史名城市民的衣食起居和风土人情,这其中,游戏角色的穿着服饰尤为逼真,基本上符合那一时期的历史潮流。

《刺客信条2》中的服饰,可能更贴近于15世纪中叶的意大利风格,袖子很宽但是整体修身,镶嵌了纽扣,后摆不长。当时的潮流是男性为了保持上半身的宽大魁梧和下半身的瘦劲,同时保持时尚度,所以下半身基本都是马裤和皮靴。

《刺客信条:兄弟会》里的服饰则更贴近15世纪末的风格,男性服饰的领子更高更紧,游戏中的多样化盔甲均有体现,区别是比之前的形式更为修身。

到了《刺客信条:启示录》,游戏场景设定在了土耳其,地处亚欧非三大洲交界的君士坦丁堡,这一作的刺客袍设计和服饰与前两作的差异比较明显。刺客袍右肩上用毛皮护肩取代了之前的单边薄披风,与游戏开篇马西亚夫地区冰雪寒冬季节相契合,同时深灰色的主色调也和游戏的基调相衬映。

除了服饰,游戏里刺客所使用的经典武器:袖剑,设计也是十分精巧。袖剑常用于近身暗杀或搏斗,将刀刃藏在袖子里,通过手掌的张力触动机簧将利刃弹出,依托于肘部的瞬时惯性带来巨大的杀伤力。

其实,刺客信条里的袖剑在历史上并不实际存在,它是以历史上多种武器为原型的结合体。

游戏里袖剑的灵感来自于18世纪印度制造的武器:拳剑。这种武器装备在手腕上,两侧的护翼可以抵挡刀剑的劈砍,前端的利刃可以产生戳刺力,由于刃面较宽,并配有血槽,制造的伤口伤害很高且难于愈合。

《刺客信条2》《刺客信条:兄弟会》《刺客信条:启示录》三部曲游戏,宛如历史的画卷,蕴藏了文艺复兴的丰富历史情结,以刺客的视角描绘了那个璀璨的时代,展现刺客美学的隐、轻、静,让人玩游戏的同时也在观赏游戏本身。

最后,简单地透露一下,刺客信条系列游戏的创始制作人还是一位才貌俱佳的美女——Jade Raymond。她毕业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系,任职过索尼、EA和育碧等多家著名游戏公司。整个制作组聘请了非常专业的历史顾问、文学顾问、艺术顾问,也正是这样的精益求精的态度,才使得育碧公司在初期创造出了刺客信条这样的本世代旗舰ACT作品,并为后续的系列游戏夯实了基础,开创了具有育碧独特风格的,集冒险和解谜为一体的历史观光艺术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